秦时明月同人小说

2019-11-08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“梁叔怕是过于严重,不过这远离尘世的地方的确是练兵的好去处。”17岁少年俊美的侧脸,在马背上轻笑。

  几年一过,看来兵马之战在所难免,带着士兵来深山中操练,无论在哪都是一样。

  “呵呵,只怕山水美不过这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,羽儿也到了年龄了,哈哈哈。”项梁一声长笑调侃道。

  范师傅一板正经地摸一把胡子:“羽儿,那也未必,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一定有一个默默支持的女人。”(- -)

  “想必是快到寨子了,这应该是姑娘们采茶的歌声。这正值收获的季节。”项梁道。

  前方草丛忽然颤动了一下,一袭紫衣一个跟头扎了出来,双手在空中一划,在地上滑出一道长痕。

  这给少羽打了一个猝不及防,悬崖勒马不成,少羽索性一拽马头,绕着地上的人划了一个圈,见马反蹄就要踢上那人,他松开一只脚勾住马背,探下身子去猛地一拉将那人拽进怀中,坐上马背。

  “对不起噢,阿苏在追兔子,所以让你受惊了。”她松开手,一只酱色的兔子抬起眼睛,竖起耳朵动了动。

  少羽挪开眼神,回以一笑,将女子放下,自己也下了马:“这是姑娘的兔子么?淘气乱跑么?”

  “是啊。”少女苦眉,“脚受了伤,我把它从山上抱回来,结果上药的时候它一下就跑掉了。”揉揉兔子的耳朵,“很痛的知道么,我又不会吃掉你,笨蛋。”

  “啊对了!你们是婆婆说要来寨子里的中原人吧!大家等了好久了!”她恍然大悟地大叫一声,兔子猛地一竖耳朵,猛地给了她一爪。她揉揉脸:“抱歉。”随之嘿嘿地笑了起来。“见笑了,那么,阿苏带你们去寨子。”

  少羽看着眼前这个少女,习惯性地摸了摸头,苦笑:“有劳了。”说着把她扶上马背,自己坐在她身后。

  “少羽!”项梁勒住马,向少羽挥手致意。少羽将马转过来,项梁看见马上的少女,问: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是啊是啊,寨子就在前面啦,快点快点啦,晚回去婆婆又要骂我了。”她露出担心的神情。

  “臭丫头,想不是要打烂我这把老骨头!”老妇人撅着皱巴巴的嘴,突出几个漏风的字眼。

  村长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,留着黑色的长胡。他带着温和的笑走出人群,与项梁示意。

  “臭丫头!”村长捏了她的脸一把,呵呵地笑着。她松开手,村长宠溺地搂住她的肩:“苏啊,又追什么去了,怎么碰上的楚家这些朋友的?”

  “兔子跑了,我就追,然后栽了一个跟头,就看见了这个漂亮的哥哥!”她伸手指了指少羽。

  她咧开嘴大方地笑了笑。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啦对啦,阿叔阿叔!村子来客人,大家晚上一定要好好地跳舞!要好好迎接漂亮的哥哥他们!”

  “这是寨子里的待客之道,至于跳舞,反正都是自己人,天下人之道,大家都一家人了,也不妨纵情一把。”

  “是你个头,既然有客人,还不快帮阿虞去准备饭菜。”婆婆拿起拐杖对着她的头就是一下。

  来了客人的寨子,显得格外的热闹,姑娘们唱着歌做饭,汉子们搭起篝火台,搬来桌子。将士们放下兵器,一洗疲倦,加入洗菜择菜的行列。

  “好久没有这样了,像在家一样地做这些事情。”项梁看见这火掩映出的温暖,不免伤怀起江南的故乡。“战乱年代,究竟何时是头。”

  “不过。”项梁一笑。“我看今天那女子道是让羽儿有了不合往常的态度呢。完全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姿态。”

  “莫非梁儿你很看好那个孩子?”范师傅皱眉。“那孩子虽然笑容清澈,但是总有一点觉得不同于其他的人,况且羽儿这孩子本来就是有些鲁莽,再让这样一个没有头脑的孩子在他身边,恐怕不妥。”

  “诶诶,大伯你们怎么还坐在这里啦,吃饭啦吃饭啦。”阿苏一把抓起项梁和范师傅,飞奔向人群,“大家来吃饭啦!”

  “虞儿,莫不要责怪阿苏,热情是件好事情。”白衣男子从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。

  “今天见面,可要好好喝一杯!”项梁拍住两人的肩膀,大笑一声。“如今都成了男子汉了,也该顶天立地了。”

  “这是令妹阿虞,当时年幼,想必少羽没有什么印象了。而且当时随娘亲学习女红之工,经常闭门不出的。”

  “乱世当到,我们女儿家,能做的不过就是这些了。一针一线,都该是给在战场上面的温暖。”

  少羽奇道,这女子年纪不过15,谈吐举止却如此稳重,看世界如此之远,真是不可多得。

  “呜呜~~~呜~~~呜~~呜呜呜呜呜!!”只见泪水从她眼中瀑布似地涌了出来。

  少羽回头望望趴在酒桌上的子期,和他身边寸步不离的阿虞,想想也是,灌醉了这小子了,也够无聊的,不如……

  “少羽。”她停下歌声,温和地牵住他的手。“我希望,所有舞蹈中的人们都是快乐的,无论在哪里,都要和阿苏一样的快乐。”

  “昨晚睡得可好?”阿虞从井边回过头来。他低头看看她手中的衣物。她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情。

  他坐到井边:“阿虞姑娘应该不是寨子里的人,不过我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欢你。”

  “不能说喜欢,要说喜欢我比不上阿苏那么开朗外向,自然也不招蜂引蝶。”她微微抬头,开始刺眼的阳光让她微微眯起了眼。“说不上喜欢,应该是信赖。”她莞尔一笑,“我很有安全感,不是么?”

  少羽一愣,随即哈哈一笑:“阿虞很会说笑,安全感应该是男人给女人的,不是么。”

  “可是事实如此,既然年幼,更不说有男人保护了。”她拍拍手,起身,“我自幼也爱跳舞,不过,舞的是剑。”

  “她生来就很能和动物交流,寨子这边本没有蝴蝶,所以很多开花结果的作物收成都成了问题,我5岁那年,阿婆从外面把她带了回来,她大概不记得了吧。当时路途奔波,她的脸上都是灰尘,我帮她洗了把脸后都不禁有些呆住了。”她转脸看他。“你难道不觉得么,她很美,美到让我都脸红了呢。”

  “我很羡慕。”阿虞低下头。“不畏惧乱世,自由自在地舞蹈。如果她长大的话,应该会有很多男人喜欢她吧。她总能使人快乐。”

  “我觉得你也可以。”他拍拍她的肩膀,要她振作起来。“笑不一定是快乐,哭也不一定是伤悲,安静的力量也很伟大。”

  她笑然。“谢了。好了,她饿了,等下又要怪我这个作姐姐的折磨她了,她还蛮记仇的。”

  “啊,少羽!阿虞姐!”她回过头来,兴奋的声音让蝶群有些受惊。她向他们奔来,蝶群零零散散地跟上,她砖头一笑,“阿苏要吃饭了,不准看,很没形象的。”

  “我跟阿虞多说了几句,没来晚吧?”她的额发有些凌乱,他伸出手去抚平。她像小猫一样咕噜了一声。“不饿,阿苏很高兴,少羽好体贴。”

  “快吃吧。辛苦你了。”阿虞一碟一碟地把菜放下,装上饭,拿出一壶酒,递给少羽。

  “好啊,那三个人一起!”少羽一把扯出塞子,猛地一吸,好酒!“那拿碗还是拿杯?”

  “少羽太小看我们姐妹俩了,喝就喝个痛快。”阿虞一把接过碗,满上。“先干为敬。”

  “喝!”将士们的呼喊划破晨曦。在深山中久了,也不会觉得乱世远去。战不可避,跋山涉水为天下乎。

  阿虞今日是一袭蓝衣,她今日没有裹头巾(苗族人一般日常的服装的样子),长发斜放在一旁。她身后跟着几名妇女,想是给将士们送饭来了。

  “阿哈,是么。我一向都这么严肃。”她打趣到。“还是最近军务繁忙,不见阿苏,有些嫌我这个老正经无聊了。”

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